穿成愛豆對家的親妹妹

作者:時星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愛豆or哥哥

      兩人視線對上,盛珩漫不經意地挪開。
      藺之槐一愣,錯愕地看著陸安安,張了張嘴:“……是嗎。”
      陸安安微微一笑,看著面前精致的女明星:“是呀,我是盛珩的粉絲。”
      
      藺之槐一哽,看著面前漂亮的小女生。
      一張素顏,白的發光,眼睛里也閃著光,五官精致的和圈內女明星相比差不到哪兒去,甚至比女明星還要靈動。
      看著,藺之槐有不太好的預感。
      
      她抿唇:“粉絲怎么能進來劇組?”
      藺之槐皺了皺眉,佯裝好意道:“粉絲是不能隨便混進來的,你還是趕緊走吧。”
      
      陸安安眨了眨眼,都要懷疑自己聽錯了。
      “你說什么?”
      藺之槐連忙道:“你再不走待會工作人員要來趕人了。”
      
      聞言,陸安安笑了。
      只要不對上盛珩,她都是王者。
      她攤手,聳聳肩道:“是嗎?”她轉頭看向自家愛豆:“盛珩……”
      
      盛珩態度很好的應了聲,淡淡補充:“她還是陸延的粉絲。”
      陸安安:“???”
      藺之槐臉色一變,信息接收不成功:“啊?”
      盛珩指著陸安安道:“她——你應該趕不走,是個有背景的小姑娘。”
      
      藺之槐臉色微僵,不可置信地看著陸安安,耳畔還回響著盛珩的話,怎么聽都覺得盛珩好像在護著面前的女生。
      她多看了陸安安兩眼,陸安安忍笑。
      
      正僵持的時候,錢哥過來了。
      “安安,陸延找你。”
      陸安安回頭,應了聲:“好,馬上過來。”
      她看了眼盛珩,轉身跑了。
      不著急,愛豆就在身邊,來日方長。
      
      陸延看著跑回來的人:“找盛珩去了?”
      陸安安撇嘴:“那個藺之槐……和盛珩什么關系啊?”
      聞言,陸延意味深長地瞥了她眼:“關心了?”
      
      “當然了。”
      陸安安理直氣壯道:“粉絲都很八卦。”
      陸延“嗯”了聲,看了眼:“想碰瓷盛珩沒碰瓷成功的。”
      瞬間,陸安安就笑了。
      
      她就知道,自家愛豆沒那么容易被碰瓷的。
      驀地,陸安安想到了剛剛藺之槐和盛珩的那個對話,她想了想,偷偷地往另一邊看了過去。
      
      藺之槐不知道跑哪去了,只剩下盛珩一個人在那邊坐著。
      陸安安盯著看了會,耳畔響起一道聲音:“想去就去。”
      
      陸安安糾結了兩秒,還真的跑過去了。
      陸延看著她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莫非他真比盛珩差勁?!
      
      一側站了個人,盛珩自然知道。
      他抬眸看了眼旁邊的小粉絲,“找我有事?”
      
      陸安安點了點頭,輕聲道:“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
      盛珩轉頭看了她眼,語氣淡淡地:“嗯。”
      “剛剛藺之槐說到的那個節目是什么節目啊?可以說嗎?”
      
      盛珩深看了她眼:“想參加?”
      陸安安眨眨眼:“可以嗎?”
      盛珩:“……”
      
      兩人相對無言,盛珩被她給逗笑了:“可以,不過你錯過了報名時間。”
      他也沒瞞著陸安安,直接道:“超級偶像。”
      
      聞言,陸安安眼睛亮了亮:“那你會參加嗎?”
      盛珩頓了下:“再說。”
      陸安安:“……”
      
      她還來不及多問,她愛豆已經被叫走拍戲去了。
      陸安安站在一側看著,盛珩這張臉是真的絕,上鏡時候特別有風格,加上演技好的原因,感染力特別強烈。
      他拍的電視劇和電影目前為止算不上特別多,但就是能給人一種震懾力。
      
      陸安安看著,不意外的入迷了。
      一整天下來,陸安安除了給陸延當不稱職的助理之外,大部分時間都是盯著盛珩。
      那眼神……讓盛珩想要忽視掉都不行。
      
      *
      陸安安和陸延兩人暫時不住酒店,陸延的戲份還不算多,有來回的時間。
      至于陸安安,還有其他的大事要做。
      
      和陸父陸母溝通過后,第二天,陸安安便回了學校。
      回學校之前,她還不忘記給陸延做了個任務,很簡單——給哥哥泡一杯咖啡。
      為照顧陸延甜膩口味,陸安安起碼加了五勺糖。
      至于好不好喝……她沒關注。
      
      陸安安從系統那里得到的消息是,她是一個在學校沒有什么朋友的人,宿舍里的室友對她也總有說不出來的敵意,至于蔚初夏在信息里提到的何曉霜更是。
      從大一開始,便處處針對陸安安,甚至還和陸安安打賭去參加《超級偶像》這個選秀,堵誰能名次更靠前,輸的人要主動退學。
      
      陸安安有點兒頭疼,這個賭注可真不是一般的大。
      但她是被何曉霜刺激之下答應的,現在也沒后悔路可走。
      再說,原主不會沒關系,現在還有她!
      
      陸安安雖然沒苦練過唱歌,好歹會一點特長。
      她原本雖然是學設計的,但是在父母離異之前,陸安安除了學畫畫之外,還學過鋼琴等樂器。
      她媽媽覺得女孩子會琴棋書畫比較好,文靜點招人喜歡。
      只是可惜,后來她都學會了,人已經拋棄她走了。
      
      陸安安正想著,陸父喊了聲:“安安,到學校了。”
      陸母轉頭看向她:“要不要我們去學校——”
      “不用。”
      陸安安唇角彎彎地看著他們:“爸媽,你們就放心吧,我沒事的,我都這么大的人了,你們總要放手的吧?”
      
      陸母還是不放心,但在陸安安的強烈要求下,也沒陪著她進學校了。
      看著車子走后,陸安安深呼吸了一下,看著面前陌生的學校大門,瞳眸里閃過一絲自信的笑。
      B大,她來了!
      
      *
      陸安安出現在學校里的消息不脛而走。
      沒多久,學校論壇便更新了新消息。
      1L:臥槽臥槽,有沒有人發現,陸安安回學校了!
      2L:她怎么還沒死啊,不是說精神不穩定,還得了重病嗎?
      3L:陸安安是誰啊。
      4L:我來給大家科普一下,就是一個總是裝病的女生,說自己精神不穩定,和同學間關系巨差,據說還搶了同宿舍女生的男朋友。
      5L:我日,是個小三啊,長得漂亮嗎。
      6L:不僅僅是小三,她還打過人,還有暴力傾向。
      7L:媽呀,太可怕了吧,這種學生學校還不開除?
      ……
      
      論壇消息刷的飛快。
      蔚初夏看的都要氣死了。
      她看了眼手機,給陸安安消息。
      
      蔚初夏:【安安,你是不是到學校了,你知道怎么走嗎?】
      蔚初夏:【要不要我來接你?】
      
      陸安安看了眼震動的手機,思索了幾秒道:【不用,我自己可以。】
      蔚初夏看了眼收到的信息,有點無力。
      
      正想著,她手機突然被搶了過去。
      “喲,讓我看看我們的好人夏夏在做什么。”
      鐘聽露把手機遞給何曉霜,何曉霜看了眼,挑了挑眉道:“給陸安安告狀啊。”
      
      何曉霜輕笑了聲,得意的表情讓人看著格外不舒服:“怎么,你覺得陸安安還能護著你嗎?”
      鐘聽露點頭:“就是,她一個病秧子——”
      
      話還沒說完,宿舍大門“砰”的一聲被人推開了。
      她們口中的“病秧子”精神氣十足的站在門口。
      何曉霜和鐘聽露皆是一愣,完全沒反應過來。
      
      陸安安拿著手機晃了晃,微微一笑問:“誰是病秧子?”
      她一步一步地走了進去,逼著兩人不斷往后退:“怎么不說了?”
      
      陸安安看了眼兩人手里多出來的手機,動作敏捷的拿了回來。
      “同學,不問同意就拿人東西不太好吧。”她看了眼說:“這是不是可以稱之為偷竊?”
      
      “你胡說八道什么,我們只是拿她手機看看而已。”
      “是嗎。”
      陸安安問:“那她同意了嗎?”
      
      蔚初夏不知道為什么請病假大半個月后陸安安怎么就突然強勢起來了,但這會她很清楚自己該做什么。
      她站在陸安安旁邊,搖頭道:“我沒同意。”
      
      “聽到了嗎?”
      陸安安笑:“沒同意拿了就是偷,大學生都不懂這個道理嗎?”
      
      何曉霜臉色一僵,惡狠狠地瞪著陸安安:“陸安安你別太放肆。”
      “什么叫放肆?”
      陸安安按照記憶走到自己位置上坐下,很神奇,自己書桌上竟然是干凈的。她記憶力沒出錯的話……原主在學校時候,承受了不少校園暴力,何曉霜和鐘聽露是室友,兩人經常合伙欺負她,甚至還把垃圾什么之類的都往她這邊丟。
      
      陸安安從小在孤兒院被欺負慣了,也不太懂的反抗。
      至于大家說的那一次打人……是被欺壓到了極致,她們說的做的也碰到了她的底線才會如此。
      ……
      
      看著眼前干干凈凈的桌面,陸安安轉頭看向蔚初夏:“謝謝。”
      蔚初夏眼睛亮了亮:“安安,應該的。”
      
      何曉霜和鐘聽露咬牙切齒地看著陸安安,憋了半天也只能憋出一句:“陸安安,別忘記比賽!誰輸了誰滾出學校。”
      聞言,陸安安倏然一笑:“好呀,我就是回來比賽的呢。”
      
      “你——”
      “那就等著看!”
      
      沒一會,何曉霜和鐘聽露便收拾著東西出去了,蔚初夏這才往陸安安旁邊靠。
      陸安安剛給陸家父母和陸延報過平安,一抬頭便對上了蔚初夏崇拜的眼神。
      她一頓,哭笑不得:“你怎么這么看我?”
      
      蔚初夏瞪大眼,驚訝道:“安安……你就休息了大半個月,怎么突然厲害起來了?”
      陸安安沉吟了片刻,淺聲道:“不想懦弱下去了。”
      聞言,蔚初夏連忙點頭:“對啊,你本來就不該懦弱!明明就是她們的不對,她們還聯合起來在論壇黑你。”
      
      陸安安愣了下:“什么論壇?”
      “就這個。”
      蔚初夏點開給她看,氣急敗壞說:“你什么時候搶了何曉霜男朋友啊,她那個男朋友本身就三心二意的,明明就是故意誤導大家的……”
      
      陸安安低頭,從頭到尾刷了一遍,把手機還給了蔚初夏。
      那論壇上面的言論……骯臟的說實話讓她不覺得是這種高級學府的大學生說的。
      
      她想著原主的那些遭遇,也難怪,她會扛不住,一次一次地想自殺。
      對著蔚初夏擔憂的目光,陸安安笑了笑,拍著她肩膀道:“不怕,我現在厲害起來了。”
      她唇角彎彎地:“不會再傻乎乎的讓別人欺負我了。”
      她頓了頓,看著蔚初夏真誠道:“謝謝夏夏。”
      
      “嗯。”
      陸安安摸了下小女生的腦袋,有種說不出來的感動。
      還好,原主還有這么一個溫暖又善良的朋友。
      
      過了會后,蔚初夏擔憂地看著她:“安安,你真的要和何曉霜比嗎?”
      “比啊。”
      陸安安打開自己帶來的電腦,笑著說:“怕什么,我拿不了第一,她也不行。”
      
      蔚初夏還是有點兒擔憂。
      “別擔心。”
      陸安安笑著眨眨眼說:“我有秘密武器。”
      蔚初夏還打算問,陸安安轉頭伸出手輕噓了聲,眼眸彎彎地笑著:“到時候就知道了,先不問。”
      
      蔚初夏眨了眨眼,有點被陸安安給驚艷到了。
      她說不上來什么感覺……就是覺得陸安安好像變了個人,突然間充滿了自信和膽量,也不膽怯了。
      雖然很奇怪,也很讓人驚訝,但蔚初夏不得不承認——這樣的陸安安她更喜歡。
      
      她沒去多想,只安靜地坐在旁邊看著她動作。
      “安安,你在做什么?”
      
      “畫點東西。”
      蔚初夏沒懂。
      
      陸安安沒多解釋,她是要去參加選秀節目,但她思考了一晚上,覺得自己本職事業不能丟,萬一在選秀上沒拿到第一,至少還有個設計師的工作。
      設計師工作做到最好,也算是事業巔峰了吧?
      當然,這個想法她沒和系統溝通,也沒必要溝通,到時候再說。
      
      沒錯,陸安安就是這么任性。
      她之前有個合作的朋友,現在自己的一切信息都消失后,陸安安不確定那個朋友還有沒有合作的設計師,無論有沒有,陸安安都想去試試運氣。
      
      一晚上的時間,何曉霜和鐘聽露半夜才回來,在宿舍弄出很大響聲。
      陸安安拉著簾子坐在床上忙設計,沒時間跟兩人計較。
      等全部弄完時候,天已經亮了。
      新一天開始了。
      
      *
      前一天下午,論壇都討論開了,陸安安回來了。
      班里的同學對她一直都有記憶,什么都不會的一個同學,眼神還很陰郁,總有一種下一秒要和你同歸于盡的感覺。
      大家都不喜歡她。
      加上各種事情,也不合群,所以大家對她的印象一直都是齊劉海,陰郁的病秧子。
      
      上課前幾分鐘,大家也陸陸續續到了班里。
      何曉霜剛坐下,前面的女同學便轉頭看了過來:“霜霜,聽說陸安安回來了,她沒再欺負你吧?”
      
      何曉霜斂了斂眸,低聲道:“有。”
      “啊?”
      “還欺負你啊。”一個男同學義憤填膺道:“她是不是真覺得自己有病就可以一直這樣欺負人,長得丑死了不說,還這么囂張。”
      他喜歡何曉霜,一直把何曉霜當作是自己女神,這會看著女神受傷,自然是要維護的。
      
      “待會等她來了,我一定要給她點顏色看看。”
      “對,也不知道她到底哪兒來的勇氣,竟然還跟我們霜霜競爭,參加超級偶像。我看她是超級垃圾才對。”
      “對對對,也不怕到時候丑哭其他人。”
      
      話音一落,后面突然傳來了驚呼聲。
      “臥槽。是走錯班級的嗎?”
      大家一怔,下意識回頭。
      
      出現在眾人視線里的,是一個穿著毛衣和百褶裙的女生,一雙大長腿矚目,頭發扎成了高馬尾,露出一張干凈漂亮的臉,細膩透亮,白的耀眼。
      眼睛又大又圓,瞳眸偏黑,圓碌碌地像是琉璃珠,漂亮奪目。
      巴掌大的臉,更是讓人看的癡迷,太好看了……這身材比例,也很絕。
      
      鈴聲響起,有同學回過神來,看著面前的美人好心提醒:“同學,你是不是走錯班級了,你是哪個班的?”
      聞言,陸安安微微一笑,婊里婊氣道:“啊,我就是你們剛剛說——長得丑哭其他人的陸安安呀。”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在2019-11-18 20:03:48~2019-11-19 19:46:28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默默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漫璐璐 26瓶;半夏 6瓶;半夏溫情 4瓶;默默、洛璃尙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竞博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