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見面的男朋友

作者:山梔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未來女友

      施橙買了個拍立得。
      
      她上午一下課就忍不住拿出來拍照,甚至還趁謝桃不注意,給她拍了一張。
      
      晚上謝桃回到家,一邊吃著泡面,一邊把施橙送給她的那張照片拿出來看了一眼。
      
      施橙拍她的時候,她正坐在學校花園的長椅上發呆,嘴巴還微張著,看起來有點懵。
      
      謝桃把照片收好,然后就開始專心吃泡面。
      
      晚上睡覺的時候,她做了一個很奇特的夢。
      
      夢里是棲鎮的小巷長街,還有一道神奇的光幕墜在半空中,光幕里仿佛有一只骨節分明的手捏碎了什么東西。
      
      碎片像是晶瑩的水滴,飛出來的瞬間,就點破了整個夢境,空間扭曲的瞬間,她腳下的青石板就化作了寸寸的流沙。
      
      她整個人都墜入了無邊的黑暗里,看不見任何光亮。
      
      謝桃陷在莫名的夢境里沉沉地睡著,卻不知道,彼時她的窗外有一團幽藍的光芒停滯懸空。
      
      “BI BI BI BI~老大老大你聽得著不?目標已鎖定!”
      
      老舊的單元樓下,一個穿得一身黑的男人正鬼鬼祟祟地摸著一小顆透明的玻璃球,垂著腦袋碎碎念。
      
      他穿著黑色的衣服,隱藏在鴨舌帽下的面容在昏暗的路燈下看不真切,但他一開口,就是標準的幽州口音。
      
      平日里總愛一起出去喝上兩口的兩個中年男人走過他身邊時,竟然半點兒沒發現他的身影,更沒有瞧見頭頂那一簇幽藍的光。
      
      似乎他們根本看不見這個男人,也看不見那詭秘的光芒。
      
      彼時,男人手里捧著的玻璃球里忽然電流在球體內忽閃忽閃的,一抹女聲從其中傳來:“找到了就辦正事啊,你傻站那兒干啥?”
      
      女聲似乎帶著幾分嫌棄。
      
      男人猶豫了一下,問,“老大……咱真要這么整嗎?我看人家就一普通小姑娘,咱這樣是不是有點兒不太好?”
      
      “行了,你以為我愿意這么做?這不是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女聲沉默了一瞬,玻璃球里的電流再次顯現,“AM670,我命令你即刻執行。”
      
      男人一聽她都這么正經地叫了自己的工號了,也沒法再多說什么,只能在原地表演一個立正再稍息,然后中氣十足地應一聲,“是!”
      
      “大半夜的你小聲點,別吵著人了!”女聲“嘶”了一聲。
      
      “不慌啊老大,反正他們聽不著。”
      
      話是這么說的,但男人還是下意識地壓低了聲音,甚至還望周圍瞅了幾眼。
      
      那一簇幽藍的光芒化作了一道極細的線,直接穿透了玻璃窗,在一片漆黑的境況下,直接綁在了床上那個熟睡著的女孩兒的右手手腕上。
      
      亮光微閃,頃刻無痕。
      
      這一切,謝桃全然不知。
      
      第二天她起床的時候,只覺得頭有點痛。
      
      匆匆洗漱完,在外面的早餐店里喝了一碗粥,再吃了兩個包子,謝桃就去公交站坐了公交車到學校。
      
      等到上午第二節下課后,謝桃抬眼時,才看見從教室外姍姍來遲的趙一萱。
      
      她的眼皮邊貼了一個創可貼,嘴角也有點發青。
      
      “她這是打架了吧?”施橙湊近謝桃,小聲說。
      
      兩個人的目光相觸,謝桃明顯看見趙一萱瞪了她一眼。
      
      當她走過謝桃身邊時,她又聞到了趙一萱身上嗆人的煙味,令她不禁想起來周辛月手腕上的煙疤。
      
      她握著筆的手不由地收緊。
      
      趙一萱捉弄她的手段,從之前的拽頭發,這一次直接變成了將一杯剛接不久的熱水,直接灑在了她的后背。
      
      那么燙的水倒在她的脖頸,如果不是有校服襯衣和外套兩層的衣領的遮擋,或許就直接燙出泡了。
      后脖頸被燙得紅了一大片,火辣辣的痛感刺激著謝桃的感官,在身邊施橙的抽氣聲中,她回頭,又一次看見趙一萱挑釁的笑臉,還漫不經心地嚼著口香糖。
      
      謝桃的手緊握著又松開,心里翻涌的怒意再壓制不住,她直接奪過趙一萱手里的杯子,潑在了她的臉上。
      
      趙一萱或許是沒有料到謝桃會這么做,她的臉被仍然有點燙的水一潑,她下意識地叫了一聲。
      
      細心勾描過的睫毛因為見了水而暈染開烏黑的一團,像是兩只熊貓眼。
      
      周圍有同學憋不住笑了一聲,她回頭,狠狠地瞪著那個女同學。
      
      那個女同學頓時噤了聲,甚至往后退了兩步。
      
      “謝桃,你給我記住。”
      
      因為很清楚教室里有監控,所以趙一萱最終,并沒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只是盯著謝桃,冷笑了一聲。
      
      那樣的眼神,足以讓人后背發涼。
      
      謝桃從來都不是膽子很大的人,相反,她的性格很軟,很多的時候都很膽怯。
      
      如果不是因為這樣,她小時候,就不會被欺負。
      
      但是周辛月,教會了她面對。
      
      即便,此刻她面對趙一萱那樣的目光時,她仍然免不了緊張得手心里都出了汗。
      
      但是只要想起周辛月。
      
      再多的膽怯,都在頃刻間化作了難言的憤怒。
      
      當趙一萱走出教室,施橙才湊過來,“謝桃你沒事吧?我陪你去醫務室冰敷一下吧?”
      
      “你怎么能惹她呀謝桃?她這下肯定會……”
      
      施橙沒有再說下去。
      
      但謝桃,很清楚她話里的意思。
      
      趙一萱不會放過她。
      
      在學校的醫務室里冰敷了一陣,又涂了燙傷藥膏,謝桃覺得自己的后脖頸也沒有那么疼了。
      
      中午謝桃和施橙去了食堂,排隊打完飯之后,她們隨便找了一個桌子就坐了下來。
      
      不遠處,端著兩個餐盤的趙一萱抬了抬下巴,看著背對著她們的謝桃,“曼曼,卉姐,那個就是謝桃。”
      
      她這會兒看起來,并沒有對待別人那樣的囂張氣焰,反而帶著點刻意討好的意味。
      
      留著長卷發的女生抱著雙臂,往那邊看了一眼。
      
      趙一萱的臉因為被潑了熱水,到現在都還有點疼,于是她對宋詩曼說,“曼曼,我問過她跟鄭和嘉什么關系,但這丫頭明顯傲得很,什么都不說,我覺得她……”
      
      “這才是一家人嘛……”
      
      她話還沒說完,就被宋詩曼笑著打斷。
      
      趙一萱有點愣了。
      
      宋詩曼直接從她手里接過自己的餐盤,挺直腰背,朝著謝桃的方向走過去。
      
      趙一萱眼睜睜地看著宋詩曼在謝桃的對面坐了下來,她驚愕地偏頭看向徐卉。
      
      徐卉漫不經心地瞥她一眼,笑了一下,“曼曼問過肖凌了,那個謝桃,是鄭和嘉的妹妹。”
      
      肖凌是鄭和嘉的朋友。
      
      趙一萱之前跟著宋詩曼出去玩的時候見過。
      
      宋詩曼打聽鄭和嘉的事情,基本就是靠這個肖凌。
      
      所以……肖凌說得是真的?
      
      趙一萱不敢置信地盯著謝桃的背影。
      
      她怎么會是鄭和嘉的妹妹?
      
      “你和她有過節?”徐卉一看她那眼神,就覺著有點故事。
      
      趙一萱吶吶地說,“倒也沒有,只是我一開始以為她跟鄭和嘉有點什么,我是為了曼曼才……”
      
      “你這狗腿做得比我盡責啊。”徐卉聽了,笑了一聲,語氣有點涼涼的,還帶著幾分嘲諷。
      
      趙一萱連忙解釋,“卉姐,我這不是……”
      
      徐卉卻打斷她,“行了,我爸指著她爸投資救命,你指著她拿錢……咱倆沒差。”
      
      討好這個公主病,不就是她們倆必須要做的事兒么?
      
      徐卉扯了一下唇角,“但這個謝桃,你還是別動她了。”
      
      “……我知道。”
      
      趙一萱好久沒有這么憋屈過。
      
      但沒辦法,她還指望著宋詩曼的錢。
      
      那邊的謝桃面對忽然出現的宋詩曼時,她捏緊了手里的筷子,定定地盯著她,神色起伏,翻涌難定。
      
      施橙已經端著餐盤默默地坐到了另一桌去了。
      
      而謝桃則被坐在她對面的宋詩曼仔細打量著。
      
      “果然啊,”
      
      她聽見宋詩曼說,“哥哥長得那么好看,妹妹也是不差的嘛,你們家基因真好。”
      
      謝桃聽得一頭霧水。
      
      她皺起眉,勉強讓自己看起來足夠平靜,“有事嗎?”
      
      “你好,”
      
      宋詩曼忽然朝她伸出手,一張明艷的面龐上笑意漸濃,“我是你哥哥未來的女朋友,宋詩曼。”
      
      哥哥?
      
      未來的女朋友?
      
      謝桃有一瞬,忽然想起那天趙一萱把她堵在廁所里問她的那句話:
      
      “你和鄭和嘉,什么關系?”
      
      難道……
      
      謝桃忽然抬眼,再次看向眼前的這個正對著她笑的女孩兒。
      
      她喜歡鄭和嘉?
      
      因為宋詩曼忽然的示好,讓謝桃在最近幾天內,頓時成為了大家私下熱議的對象。
      
      因為誰都知道,宋詩曼和徐卉、趙一萱她們三個,一直是鐵三角的關系,沒有人敢惹她們,而被她們盯上的人,通常都會很慘。
      
      謝桃潑過趙一萱一臉熱水,這件事被大家瘋傳開來。
      
      但她卻并沒有被趙一萱針對,甚至還有人看見宋詩曼三番兩次地給謝桃送吃的,送水。
      
      據說也送過一些名牌的手鏈項鏈之類的,但都被謝桃給拒絕了。
      
      這聽起來,怎么像是一種追人的套路?
      
      甚至有人開始懷疑,這位宋姓女“校霸”是不是性取向出了問題。
      
      事情好像朝著奇怪的方向發展了。
      
      晚上謝桃翻來覆去都睡不著覺。
      
      最后,她拿起手機,點開微信,找到那個空白的頭像,點進了聊天界面。
      
      她打字問:
      
      “你在做什么?”
      
      對方的回復依然惜字如金:
      
      “看書”
      
      謝桃有點好奇:
      
      “什么書啊?”
      
      “《知論》”
      
      《知論》是什么?謝桃想了想,打開了瀏覽器搜索了一下。
      
      不搜不知道,一搜嚇一跳。
      
      那原來是一本一千二百多年前的古書,看百科里介紹說,上面記載了各種有關天文地理,風土人情,建筑美學,美食雜談……等等之類的東西,堪稱千年前的百科全書。
      
      最重要的是,還具有很高的文學研究價值,至今都還有《知論》各派系的學者在研究。
      
      謝桃一看這介紹,就知道那不是一本簡單的書。
      
      她語文本來就不好,這種看起來就特別有深度的書,再加上文言文的加持,對她來說一定很催眠。
      
      于是她發出了真誠地喟嘆:“真厲害。”
      
      “你不會覺得無聊嗎?”她剛剛勉強看了幾頁經人翻譯過的白話文版的《知論》,更加覺得那樣的古書簡直就是為了催眠而生。
      
      對方沒有回她,顯然是不太理解她忽然的感嘆,又或者是并不想搭理她。
      
      謝桃跟他聊天的時候,他偶爾會回一兩個字,但并沒有消減謝桃話癆的熱情。
      
      后來,她說起了那天趙一萱拿熱水潑她的事情。
      
      “她那天潑我,我還潑她了來著,你說我厲不厲害?我當時覺得自己可厲害了,但是我其實還是有點害怕的……主要是怕疼。”
      
      彼時,衛韞端坐在書案后,在看見眼前的灑金信紙上的內容時,他嗤笑了一聲,寬袖微揚,他伸手將信紙湊到燭火邊,任由其在瞬間化作細碎的流光,消失無痕。
      
      謝桃對這一切全然不知,她談及宋詩曼的刻意親近時,顯得尤其迷茫。
      
      “你說,我該怎么辦啊?”
      
      最后,她這樣問道。
      
      像是隔了有五六分鐘的時間,對方終于有了回復:
      
      “這樣不是很好?”
      
      謝桃沒有明白他的意思,連忙打字:
      
      “好什么啊?”
      
      “趁此機會,接近她們。”
      
      接近她們?
      
      謝桃擰著眉,認真地思考了一會兒。
      
      “與其做個局外人,倒不如順勢接近,查清楚你想查的,到那時,一切都會變得容易許多。”
      
      他的話一向很簡短,但卻足夠謝桃明白其中的脈絡緣故。
      
      那一瞬,謝桃終于恍然。
      
      “我明白了!”她連忙回。
      
      “蠢笨”
      
      對方這樣回她。
      
      “……”
      
      看見這兩個字的時候,謝桃哽了一下,倒也沒有生氣。
      
      可能大佬都是這樣的吧??
      
      畢竟是看《知論》那樣枯澀難懂的古書都能看得津津有味的人啊。
      
      彼時,衛韞有點煩躁地伸手揉了揉眉心。
      
      明明手邊還有一堆密文尚未處理。
      
      可他卻先管起了這個蠢姑娘的事情。
      
      何時女子之間的后宅之爭,也用得著他來出謀劃策了?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我jio得現在的衛大人的內心是這樣的:小打小鬧怎么也值得我出謀劃策?我在搞權謀,沒事勿cue謝謝:)
    以后可就難說了……
    好的今天的更新來啦,愛你們么么噠!
    感謝在2019-11-18 22:24:39~2019-11-19 22:05:06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栗栗o 3個;三月七、白白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容景和容謹。 5瓶;白白 3瓶;我快遞到了嗎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竞博网址